去看书网 > CA88会员 > 永夜君王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章二十五 所为何人?

更新时间:2017-09-10
    屋内很是简单,只有一桌一椅,夜瞳坐着,静静地注视着破碎流年的枪口。 当她现身的刹那,鲜血王座似乎身体微微震动,显示了心底的震惊。



    夜瞳双眼微开,透着淡淡红色的瞳孔凝视着对手,问:“你知道我,同为古老血裔,为何要杀我?”



    鲜血王座沉默片刻,方道:“真是让人震惊,您居然继承了那位陛下全部的容貌。作为一名圣血之裔,在这里请收下我最高的尊敬。只是很可惜,您将是毁灭在破碎流年下最精美的艺术品。因为人族,不愿意看到您返回暮光大陆。”



    “人族……”夜瞳眼睛渐渐变化,瞳孔深处的红色更加艳丽,也更加慑人心魄。她抬起头,看着鲜血王座,问:“你为何要为人族办事?”



    鲜血王座微微一笑,说:“我还以为你会问,人族为何一定要阻止你返回暮光大陆。请我出手的代价可是不低,而且现在外虚空,又有两个人族天王到了,专为拦截你而来。”



    夜瞳可有可无地顺着问道:“哦,为什么?”



    鲜血王座一声长笑,道:“你想知道吗?我偏偏不想说了!哈哈哈,时间到了,这就送你回归鲜血长河吧!”



    话音犹在虚空中回荡,破碎流年已是一声轰鸣!



    一团由无数色彩组成绚烂光芒从枪口中喷出,轰向夜瞳所在小木屋。光芒一离枪口,就迅速变大,到达小木屋时,已化成一颗数米的光球,里面有无数色彩各异光片,有若七七彩流星雨,坠在小木屋上。



    每个光片都如同一把无比锋利的刀,瞬息间就将小木屋切割成无数极微小的碎块,然后在虚空原力中湮灭。更多的碎片则是围上了夜瞳,绕着她疯狂切割。



    夜瞳起身,单手向前,撑起一道血色护罩,将无以计数的光片挡在外面。



    “没用的!”鲜血王座哈哈大笑,笑声有些癫狂。狂笑声中,他又对着夜瞳连轰两枪,每一枪轰出,他眼中的血色就会暗淡几分,可见发动这样的攻击对他来说消耗不小。



    第三枪的时候,围绕在夜瞳周围的光片多得几乎将她整个人淹没。在疯狂切割之下,血色护罩已经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崩毁。



    然而她的脸依旧平静,似乎没有任何事物能够让她动容,哪怕是死亡。



    鲜血王座的面容愈发扭曲,眼中闪动着疯狂的光芒,用近乎歌咏的呢喃声自语:“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把这极致的美丽撕碎,我的破碎流年才能真正完美……”



    虚空深处,战斗依旧在继续。



    张伯谦以一已之力牵制众多敌手,而指极王和永燃之焰的战斗不是寻常强者能够插手的,连亲王们都不敢凑上去,大公们和舰群更是躲得远远的。



    此际指极王已经渐渐占了上风,打得愈发从容。而永燃之焰虽然有些被动,可想要真正击败他,还是相当遥远的事。



    无论张伯谦还是指极王,都展现出立于世间顶端的战斗艺术,指望他们犯错几乎是不可能的。在漫长的持久战中,他们必定会是笑到最后的人。永夜诸位大君惟有依靠种族天生的优势,以更为雄厚的原力积累,才能够和张伯谦与指极王拼消耗。



    然而占据优势之后,指极王并没有再出重手,而是将优势守得稳若泰山,牢牢地把持着这一点先手,也不谋求扩大。这就让人有些难以理解了。



    永燃之焰忽然道:“姬问天,没有用的。你想腾出手去帮张伯谦,除非击败我才行。”



    “他还需要我帮?”指极王微笑道。



    “那可不一定。张伯谦够强,可惜即使对你们短生种来说,他也太年轻了些。这一次我们带来的人都是特殊挑选过的,里面就有专门针对他这种空间能力的人选。也许一会儿,就可以给你们一个惊喜。”储少宠妻入骨



    指极王不为所动,笑道:“或许如此,不过张青阳开始时下手重了些,我看你们那些人都有点怕他啊!离得那么远,有什么杀招都要落空了吧?”



    此刻张伯谦与洛萨、梅丹佐的战场被永夜强者们各据方位围起,只是三位亲王还离得近一点,大公们就躲得有些远了,目测是他们各自的最大攻击距离。



    虚空不同于内陆,远距攻击在莫测的虚空原力中会威力大减。在这个距离上,大君天王之下几乎已经无法控制发出的力量传递效果,那些永夜强者们就算有特殊攻击,力量厚度的本质不会改变,就是打到张伯谦身上怕也不痛不痒。



    看得出来,张伯谦先手就是大威力秘技,直接秒杀一名大公,着实震慑了永夜一众强者,就连亲王们都格外小心翼翼。



    实际上亲王都至少有一两个可与大君比肩的威能,今天来的三人中除了哈布斯外,另两个还都是资深亲王,本不至于畏缩成这样,只是张伯谦落手实在太重,亲王们虽然不会被一击而杀,可即使被重创,也是非常难受。



    现在除了洛萨,就连梅丹佐都有些缩手缩脚,才让张伯谦显得游刃有余。否则的话,他早就该落在下风了。



    目前,无论指极王还是张伯谦都处于能战能走的有利位置。两人看似也没有换伤杀人之心,只维持着有利局面。不过这也可能是假象,一旦给了他们机会,无论指极王还是青阳王都绝不会错过。



    此战就算是维持下去打个平手,永夜一方实际上也是亏了,毕竟在此白白陨落了一个大公。



    永燃之焰忽然道:“你们觉得把我们拖在这里,就能阻止我们接人了吗?”



    指极王悠然道:“人你们当然可以接,不过这条航路是必经之途。只要从这里过,老夫我拼着付出点代价,自然能将人留下。”



    永燃之焰哼了一声,冷道:“你既然知道那人是谁,就应该知道她与你们人族之间的渊源有多深。这样你还要对她下手?”



    “让她回去,无异纵虎归山。家国大义面前,过去那一点渊源根本算不得什么。就算老夫和青阳,在大势面前,也要顺势而为。”



    永燃之焰冷笑,道:“说得好听!你们人族还不都是些阴狠狡诈之辈!”



    “多说无益,我们慢慢打着就是。老夫最近很闲,不在乎打上十天半个月的。”



    “你想拖到新世界大门开启?别妄想了。”



    指极王悠然道:“拖不拖得到,试试不就知道了?”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张伯谦的问话:“我们要拦那人,究竟是谁?”



    指极王还未回答,梅丹佐就阴恻恻地道:“都打了这么久,青阳王难道还不知道为什么?看来你在人族中,不太受帝室欢迎啊。”



    “废物还要多话!”张伯谦一句喝斥,顿时让梅丹佐老脸胀得通红,如欲滴出血来。他咬牙切齿,可毕竟不敢上去肉搏。无光君王本就不擅长近战,现下实力受损,贸然贴过去可是会有生命危险。



    堵住梅丹佐的话之后,张伯谦沉声道:“老王爷,你一直不说要拦之人是谁。现在我倒是有点好奇了,想要知道个究竟。”



    指极王叹了口气,“知道又有何用?不如不知。反正我等在这里纠缠数日,也就够了。”



    张伯谦却已生疑,并不放松,继续追问:“若是如此无关紧要,您岂会把我拉来?现在浮陆那边已经开战了吧?”



    这话说得已经非常直白了。两大阵营一共出动五名大君天王,外加永夜一方多位亲王大公。这样堪比国战的阵仗,怎么可能是为了无关紧要的小事?至尊厨王



    指极王不动声色,道:“时候到了,自然知道。”



    见指极王仍不肯正面回答,张伯谦皱了皱眉,没再问下去,心中却数个念头电闪而过。



    张伯谦曾命下属在中立之地加布了耳目,最新得知的消息是千夜和宋子宁不日将出征,可除此外就再也想不出那块大陆上还有什么特别人物。指极王不肯说,张伯谦已经有点疑心或许牵涉到了自己的立场问题,而黑暗大君居然不就势叫破,却让他的疑心又变成满心疑惑,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洛萨一声冷笑,道:“你们以为议会就这点手段吗?不怕告诉你们,我们已经另派人前去接殿下回归!”



    指极王也不着恼,连连闪过永燃之焰数次反扑,方道:“是吗?派了人去啊……不过就算你们接到了人,不也一样要从这里过?在老夫面前,还能让你等带活人走?”



    顿了一顿,指极王道:“罢了,为了让你们早点死心,我也不妨再告诉你们一件事。那就是你们能派人到中立之地,我帝国自然也可以。眼下取她性命之人,大概已经到了。”



    永燃之焰神色一凛,道:“不对,帝国有数高手,去向都在掌握之中,你们哪还抽得出人前往中立之地?”



    略一思索后,永燃之焰忽然大惊,失声道:“鲜血王座!”



    指极王微觉意外,含笑道:“永燃之焰果然智慧,这么快就想到其中关键。没错,我们就是请了鲜血王座出手。此时此刻,那位应该还没有离开中立之地吧?只要尚在中立之地,她就应该不是鲜血王座和破碎流年的对手。”



    永燃之焰加紧了攻势,脸色阴沉,不知在想些什么,可是却并未如指极王预料中的那样极为气急败坏,或者惊慌失措。



    指极王一边招架,一边也开始沉思。不过此刻他也没有更多办法了,棋子都已经布下,只有静观其变。



    浮岛上,夜瞳身周一切都已湮灭,就只有血色护罩还在顽强支撑,可是在万千流彩碎片的切割下,也支撑不了多久。



    鲜血王座目光闪动,说:“能够在破碎流年三击之下支撑这么久,殿下果然名不虚传。可惜,没人来救你的话,殿下就注定成为破碎流年的收割品了。”



    就在这时,一道青色光芒自虚空中出现,若匹练般直击鲜血王座。鲜血王座大叫一声,喷出一颗宛若红宝石样的鲜血,直接轰在青光上。



    青光被红宝石切割得支离破碎,而宝石也暗淡无光,又收回去鲜血王座体内。从这一记交手,双方似是平分秋色。



    然而就在鲜血王座与青光交手的瞬间,虚空中探出一只大手,生生插入万千流彩破片中,将夜瞳一把提了出来。



    流彩破片自然不肯干休,但是那只手弹出一团青光留在原处,大多数破片立刻换了目标,掉头扑向青光。转眼之间,就扎成一团,有如布满了彩色玻璃碎片的大球。



    紧接着一声轰鸣,猛烈的爆炸中,破片四下飞射,片片都带着致命威力。



    一个破片如电掠过,差点射中鲜血王座自己。他微微侧头,才让过了这一击,不过破片也在他面颊上留下一道细细血线,一滴血珠缓缓渗出,滑落。



    鲜血王座对自己脸上的伤似是一无所觉,只是盯着对面。



    在夜瞳身后,走出一个中年男人,看上去优雅温润,就连目光也是柔和的,不带丝毫杀气。



    鲜血王座的目光却落在他的右手上。就是这只手刚刚将夜瞳从死地中挽救出来,并且巧妙地引爆了破碎流年余下的威力。



    那人也付出了代价,鲜血正自指尖缓缓滴落。只不过,那血是青色的。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