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CA88会员 > 权国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3199 新京之战

更新时间:2017-09-13
    阳光明媚的初冬阳光照在身上暖和和的,就像是整个人都泡在温泉里的感觉,在帝京西路一栋别院的三楼阳台,胖子停住已经送到嘴角的奶酪,错愕的看向送来情报的李月华,素净的玉容上涂抹了些唇彩,薄薄的双唇上一抹鲜艳的红色,更加显得那苍白的肌肤透明纯净,却也增添了一份活力与生机,迎着皇帝古怪的目光,少有自信满满的凝声说道”刚刚接到中比亚新京关于这次应对亚丁军突袭的消息,说出来陛下一定想不到!“ ”不会是又要迁京吧,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应该不会有如此自信“胖子眼睛眨了眨,放下手中的奶酪,自言自语的端起桌子上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从李月华婀娜有致的身段上收回目光”但是现在中比亚的情况来看,如果不是逃避,那么就只有迎战了,那位中比亚皇帝要御驾亲征了吗?“ ”我就知道,与陛下猜谜是这世家上最无趣的事” 



    李月华红润诱人的嘴唇半张着,本来自信到极点的表情,化为嘴角的一抹苦笑,将手中那份报告递给皇帝“陛下说的没错,昨天结束的大朝会已经决定,中比亚皇帝要御驾亲征咸县,二十万亚丁军突然转向陵城,在击破监视的两万中比亚军之后,从陵城方向一天一夜突进了上百里,直接越过了最可能遭遇困局的中间地段,直接杀到了中比亚新京外围的咸县,中比亚新京现在已经是一片混乱,部分大臣提出再次迁京以避让亚丁人锋芒,皇帝否决,宰相雨封隆则提出亚丁军以如此速度突进,二十万大军能够抵达咸县已经是强弩之末,否则也不会在咸县被两万守军受阻了两天之久,雨丰隆提议皇帝抓住机会,御驾亲征,亲临前线,中比亚军心大涨下,依照目前在中比亚新京的十万中比亚军,必然可以打退亚丁人的进攻,就是不知道依照新京目前的集结速度,怕是咸县被攻下了也还没出发吧!” 



    胖子拿起报告书,目光如闪电一般扫过,嘴角狞笑道“十万大军守卫的新京,竟然坐看两万守军死战咸县,看来中比亚新京缺钱的程度,要比我们想的还要糟糕,可惜他怕是白费心机了,如果我没猜错,中比亚皇帝还真把雨封隆的暗示当成大实话了,还真要御驾亲征了,现在怕是那位雨相头发都悔白了也难说,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后骂他多管闲事, ”陛下的意思是?“李月华微微错愕,雨封隆提出御驾亲征,难道是话里有话? ”现在的中比亚新京不缺兵,但缺钱“胖子嘴角微微一撇“这雨封隆也是个人才,这种明明就是想要让皇帝拿出军费来,否则大军无法调动的暗示,也能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在没有拿到钱之前,怕是亚丁人军令城下,这十万中比亚军人也只当看不见,军队都调不动,中比亚皇帝想要御驾亲征就是笑话!皇帝御驾亲征,必然是要大臣随行的,这种情况下,那个大臣敢去?,所以最终,雨封隆就是要大臣们拿钱出来” 



    “你一直都在负责中比亚的情报,应该不会不知道,中比亚的将军们已经在内部阁外抗议十三天这件事吧?” 



    胖子声音顿了顿,好气又好笑的说道”出为将,入为相“素来是中比亚帝国对于武臣安置的最好写照,需要作战时,派出去就是统帅全军的大将军,仗打完了,武臣的军权会被迅速收回来,明升暗降,直接从大军统帅的位置调到被架空的文官位置上,这样既可以保全了武臣们的地位,给予相当的财物奖励,又可以保证朝堂对于军权的掌握,特别是刚刚在战场上取胜而回的军队,往往都带着相当大的傲气和戾气,如果不先压制着,就是动乱的根源,但是这一惯例,在德阳一战中被打破 



    帝国军兵压德阳,而德阳为中比亚朝堂大臣们私田最多的地区,当初为了鼓励军方死守德阳,也是开出了天价一般的赏金,最终跟名震天下的帝国军对抗衡,中比亚方面意外取胜,军心大涨,现在要兑现这些赏金了,却又一个个推三阻四,财政彻底破产,根本就无钱可拿,但要那些在德阳保住利益的大臣们拿出来,那些大臣自然不肯,最后就变成了不但不给钱,反而说军费昂贵,现在又不是大战时期,十万大军就是摆设,完全不需要如此高的军饷待遇, 女王九千九百岁



    军费一下被扣了一半还多,连军部阁首的唐雨都气的不上朝会,不少在前段时间因为战功而受到封赏的将军,也都不约而同的被朝堂以各种罪名追究责任,原本承诺赏金,更是连根毛都看不见,文臣们想要通过这样的手段,狠狠打压一番武臣们的跋扈,把这笔账赖过去,谁知道就一下撞在了亚丁军转向突袭这件事上,现在再想要军方出来,自然是喊不动!前面受命去南下讨伐卢家就没有出动,而且讨要出兵钱的将军,现在也已经围困内部阁半个月之久, 



    “而且据说,这种压制武臣的办法,还是你李阀研究出来的“胖子对着李月华打了一个眼色,眉如秋黛,目若春水,李月华那张美艳玉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之色, ”陛下说的是,这个办法确实是李家最先提出的”李月华神色复杂说道”这是因为中比亚文臣的传统观念都认为,武臣才是一个王朝最不稳定的因素,手握重兵的武臣,更是国贼一般的存在,在中比亚的历史上,因为武臣叛乱而导致一个强大国家迅速湮灭的例子实在是太多,所以中比亚帝国的第一任皇帝,虽然也是武臣叛立出身,但却有心结束这种乱相,最后那一代的李家家主向皇帝提出的办法,这才让中比亚帝国从数百年的武臣叛乱这个怪圈跳出来,维持了长达百年的和平稳定“ ”只是没想到,本来是用来限制内乱的办法,现在成了内斗的工具“ 



    李月华想到先祖的智慧,美丽如月的脸上露出一抹自嘲,这支被中比亚朝堂寄予厚望的十万朝堂军,要说战力方面还是有一些的,毕竟曾经与草原骑兵死战过,也算是经历过大战熏陶的精锐,当初中比亚朝堂在龙家叛离之后,为了将这种精锐死死掌握在手中,将这支军队的军饷提高了三倍之多,所有队长级以上的军将,朝堂特赐的良田给予安置家眷,所以这支军队对于朝堂的忠诚不容置疑,成为维护朝堂统治的武力保障,但是随着最大威胁的耶律家与中比亚和谈,双方已经无大的战事发生,依照目前中比亚朝堂的财力,用维持三十万大军的财力来维持这十万人,必然是有些不甘心的” 



    “看来这位中比亚皇帝是必然要亲征的了”听完李月华的话,胖子内心已经可以肯定,中比亚皇帝会御驾亲征 



    “陛下就那么肯定,毕竟中比亚皇帝已经逃了两次了啊”李月华目光落在皇帝身上,直言不讳的表示,如果不是经过确认,她都要怀疑这一次是不是情报出错了,按照前面两次南下迁京的经历,这一次,中比亚皇帝怎么就突然有了决一死战的勇气了?” 



    “因为前两次是草原人,而这一次是亚丁人啊!”胖子嘴角哈哈一笑,简要的将这位中比亚皇帝从临杭出海逃亡时,遇到亚丁海军扮演的亚丁海盗,最后还是帝国救出的事告诉李月华,听得李月华一愣一愣的,这就难怪当初中比亚皇帝从临杭逃走,足足大半年都没有消息,最后如神兵天降一般的突然出现在帝京西路,最后还是被送回新京 



    很多版本都说皇帝可能是遭遇了海难,但是却没有人去往亚丁人身上想,实在是匪夷所思 ”在海上足足飘了两月,受尽亚丁人的虐待,如果不是帝国海军,怕是此刻早就成为整个亚丁王国的观赏物了,现在听到亚丁人要进攻新京,只要是个正常人怕是都忍不住要报仇的,何况这位中比亚皇帝的心胸素来不怎样“ 七穿



    胖子目光闪烁,向李月华斩钉截铁的说道“两次面对草原人南下,这位中比亚皇帝都是临战而逃,导致了两次帝京浩劫,数十万人被屠杀,整个中比亚北方贵族近乎团灭,这一次,雨封隆必然也认为皇帝是不敢亲临战线的,只是想要御驾亲征来向大臣们勒索军费,可是雨封隆并不知道,中比亚皇帝在亚丁人手中吃过大苦头,刻骨铭心也不为过,现在听雨封隆说亚丁人是强弩之末,只需要出动新京的大军就可以取胜,这位中比亚皇帝心中的那份屈辱报复心还不立即膨胀才怪!” 



    “那么,我们应该有什么行动吗?” 



    李月华不愧是皇帝的心腹,小心翼翼的问道,她不相信皇帝会在如此机会面前坐山观虎斗, 



    准备一下吧,立即派人去卢家,龙家,宋家,亚丁军袭灭新京这种自立的千载良机,他们应该是不会错过的,告诉他们,这一战,我不看好中比亚朝堂,就算补足了军费,军队对于朝堂的怨气不是短时间能够消弭的,动摇的军心,无心作战的军队,如何与二十万亚丁军死战,御驾亲征,军心大涨之类的话,也就是中比亚朝堂自欺欺人而已,”胖子戴着硕大蓝宝石戒指的粗壮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击着,嘴里很肯定的提前决定了胜利 ”陛下这是要做什么?就算新京被破,也跟这几家没有太大关系吧“ 



    李月华没想到皇帝会这样布置,皇帝不看好中比亚朝堂,这里边的信息足以让其他几方势力有所考虑,因为说出此话的是皇帝,帝国军神!就像很多人都认为有军神之名的帝国皇帝本身运气占了不少,很多倾国之战一般的辉煌胜利得来的就像是路边捡起一个铜板那么简单,只有作为皇帝的对手才知道,那种不知不觉,就已经如同织网将自己团团裹住的战术谋略,是多么的可怕和无解,皇帝的判断到现在也没错误过 ”呵呵,中比亚新京要是被亚丁军攻破,朝堂军力遭受重创,如果三家在此之前就已经做了准备,都还不知道乘你病要你命,那就太看不起他们了!“胖子嘴角微撇了一下,可以想象,一旦朝堂遭受重创,三家势力在早有准备下,必然会同时对中比亚朝堂发难,抢占地盘,中比亚朝堂现在还能控制的地区怕是就是瓜分的命运,朝堂将名存实亡,中比亚南方真正进入三家割据的局面,三家势力无论是那一家,都必然离不开帝国的支持。 



    李月华立即派人去西南龙家,卢家,和南方宋族, 



    距离咸县六十里外的昌县内,挤满了人,秩序已经开始混乱起来,亚丁军突然杀到了咸县,周边全部震动,一些人告知其他人亚丁人杀来了的消息,催促着大家逃离这里。在这样的驱赶中。他们也开始抢掠县城内已经不多的财富粮米,这种混乱正在新京地区扩大,波及到范围也越来也大,一向只在酒饭后才调侃的景象,现在一下出现他们的眼前,大批的流民拥挤在街道上,店铺全部都是禁闭大门,似乎在一夜间,一切都变了,现在不是没钱买,而是没有人卖,只要有一个店铺开门,立即就会有无数人涌过去,一个上午,因为此事而被洗劫的店铺就足有三家,溃败逃散中,卷动了更多人的奔逃,各种各样的消息,则以更快的速度往不同方向逸散。 



    亚丁人要破袭新京了!,如潮水般的推向整个天下。 ”皇帝要御驾亲征“消息传出,整个中比亚震动,第一次,中比亚人有了一种昂首挺胸的感觉,皇帝终于不跑了,中比亚朝堂大臣们也在此时纷纷慷慨解囊,朝堂军拖欠了足足两月的军饷才算是发下来,但是此刻,咸县已经破了四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