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CA88开户 > 偷香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939节 人世起源

更新时间:2017-11-21
    第939节人世起源



    夜星沉自被亲大哥刘启欺骗后,对世人就一直怀有深切的戒备,因此诸事均会想到另外的一面。



    种种迹象表明,单鹏在近千年来,先后和世间进行多次联系,而他夜星沉能够数得上的人物就有李耳、悉达多、那木匠之子还有马未来、龙树和他夜星沉……其中还应有个单飞!



    女修不知单鹏去了哪里,可单鹏真的无法联络到强悍的女修?夜星沉内心很有些怀疑。其实哪怕单鹏真的不想寻找女修,在夜星沉眼中也是无可厚非,毕竟单鹏不负女修。可眼下女修手段强硬到不惜毁了龙宫天塔,单鹏如果再不出面的话,那事态恐怕不可收拾。



    夜星沉知道自己所言可能被单鹏听到这里是单鹏开辟的空间,他们才至此间就被单鹏所知,这说明他们还在单鹏的眼皮底下。可就因为这样,他才一定要说出想法。



    他本不是那么关心世间的人物,但如今的他却终于有些惦念。



    听闻单飞这般回答,夜星沉一时反倒不解,“将军找马未来前来,如何是为了解决女修的问题!”



    单飞正色道:“天之本源玄之又玄,本是由无到有的存在。在无间空间内留下痕迹都不容易,在“无”中留下痕迹更是难上加难。”



    夜星沉皱眉道:“那又如何?”



    “我虽不知道将军究竟在做什么,可我知道这多半比在沼泽内留痕般还要困难万倍……我们只看到将军的神通,却很少去想将军自身也有不能解决的难处。”



    单飞略有激动道:“他选择去见女修,费尽千年得到的发现就会毁于一旦。对于旁人而言,这或许没什么,但对将军而言,半途而废就意味着人世要在误解、猜忌、痛苦中继续轮转千年。”



    夜星沉默然。



    “因此他选择回转此间,他没有背叛女修,可他知道按照女修的道路终究只会造成世间的苦难,他希望能真正找出一条让世间不再轮转的道路。只有这般,才对自己、亦对女王有个交代。”



    单飞扬声道:“但这千百年来,他还是尝试使用另外的方式既可以向女王解释,又不会荒废他对天之本源的所得。他找到了马未来,对马未来说要来此间,需要以生命为代价。”



    顿了片刻,单飞推测道:“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将军这么说的意思,可如今却已了然,将军多半是希望马先生能暂接他手上的事情,亲自回转世间和女王做个交代。”



    夜星沉忍不住道:“他为何不……”他话说一半,神色略有尴尬。



    “将军为何不找我们替代马未来?你不知道缘由吗?”单飞反问道。



    夜星沉问话时心中已有了答案,叹口气道:“他很欢迎我们前往天之本源,言语间对我们亦是赞许,可他知道我们还有牵挂。我们放不下,他不想为难我们,因此根本没有说出这个要求。”



    涩然笑笑,夜星沉带着钦佩道:“他是真正的男人,和你单飞一样。”言语落地,夜星沉有些内疚道:“我们知道他的难处,虽可能为他解决,却……不能……”



    他没有说下去,因为接替单鹏的任务,就可能意味着斩断世上的一切,他夜星沉不能,难免心中不安。



    单飞亦沉默下来。我的春秋不可能这么萌



    天蔚蓝不变。



    时间似凝。



    单飞一直在心中默念数字,计算着时间的流转。感觉忽忽一天又过时,心中难免有些焦急起来。



    夜星沉自和单飞交谈后,一直盘膝安坐,感受到单飞的不安,夜星沉突然道:“好像过去了两天?如果将军没有说错的话,世上就过去了两年?”



    他理解单飞的焦虑,他和单飞不同,他是要回到固定的时间去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可对单飞而言,这两年匆匆已过,再也不会挽回。



    世上瞬息万变,那些等待单飞的人会不会……



    心中蓦地有丝忧虑,夜星沉连带焦急起来,“阴差阳错间,将军将我们带到这里,可马未来呢,会去哪里?”



    他也知道单飞不会知道答案,但此时此刻,除了问问略解焦虑外,他还有什么别的方法?



    单飞喃喃道:“如果按照常理推断,马先生只怕出了麻烦。”



    马未来会不会死了?



    夜星沉暗想当初马未来为救众人,置身黑洞之上。众人逃离,女修狂怒下,说不定会将一口怒气发泄到马未来的身上。



    “你觉得……一年前……”夜星沉说起时间流逝,自身亦是难免惊心,“会是哪个为找你而不懈的努力?”



    他很想知道这人是谁,进而判断这人会不会继续坚持下去。



    单飞思索良久,终于还是摇头。



    夜星沉看不到单飞的表情,却知道他内心的煎熬,亦不想再在这个问题追问下去。他那一刻甚至觉得自己有点自私,他这般询问,何尝不是为了自身考虑?只有单飞回转,他夜星沉才能得偿所愿。可单飞若是不能回去呢?那时单飞心中的痛苦会比他夜星沉少吗?



    暗自惭愧,夜星沉准备闭目养神。他发现此间的妙处不止是缓冲天之本源的时间比例,人在其中,竟能得到无形的力量,他的伤势早就痊愈,内息更是充沛,又不觉得饥饿。



    这几乎和传说的天上仙境般,可哪怕能活上万年,又有多少人愿意停留这里呢?夜星沉想到这点时,倒更佩服单鹏的恒心。



    “将军!”单飞突然道:“不知你可否有了空闲?我有话要和你说。”



    他话才落,单鹏已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单飞没有任何吃惊之意,他知道单鹏对自身所创的空间了如指掌,在天之本源和此间切换自有玄奥。



    “你要说什么?”单鹏问道。



    单飞缓缓起身,凝望单鹏道:“将军,马先生一直没有讯号传来,多半是有了什么麻烦。我知道自己或是自不量力,可我还想问问,我能不能代替马先生为将军略尽绵薄之力?”



    夜星沉心中震颤,他知道单飞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逍遥明星



    单鹏看着单飞的目光满是暖暖,“你没有不自量力,发心帮人的人,如何能说是不自量力呢?”



    他神色感慨,半晌才道:“天之本源玄之又玄,以我之能也只能说是管中窥豹。当年我以无间护身,融入天之本源后,发现天之本源有个极为奇妙的地方。那地方的变化……和世间隐有相通之处。”



    单飞虽是凝神倾听,还是不解道:“那里应没有什么人类?”



    单鹏笑道:“虚无中自是没有,可那里却是最容易和世上联络的空间。换句话说,我认为我们存身的世间,本是从那里转化而来。”



    这次哪怕单飞亦是有些茫然,不懂单鹏的意思。



    单鹏看出二人的不解,继续道:“我这么说你们恐怕不易理会,不过悉达多曾对此做了个假想……”



    夜星沉突然想到个问题,“悉达多在哪里?”他暗想李耳、悉达多来过此间,单鹏如果有为难,这两人为何不出手相助?



    “悉达多和李耳均在天之本源。”单鹏轻声道:“他们抱着不破轮转,誓不离开的宏愿。当初是我引他们前来,后来我从他们身上得到助力实多。就因为他们的助力,我才尝试要再次回转世间,但我还缺个人手,因此我才选上了马未来。”



    他这么说,无形中已肯定单飞不久前的推测不错。



    “我是否可以呢?”单飞请缨道。他何尝不想回转世间,但想忽忽数年光阴虚度,为何不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



    单鹏默然片刻,“我知道你的好意,不过你不妨先听我说说那个奇特的地方。”略有沉吟,单鹏继续道:“悉达多听我解释过那个奇特的地方后,立即亲身前往。后来他对我言及,那地可以叫做光音天。”



    “光音天?”夜星沉脸色微变。



    单鹏转望夜星沉道:“你知道这个地方?”



    夜星沉犹豫道:“我在世间时,对诸般学说多有涉猎,身毒悉达多的言论,我亦是有所听闻。我知道光音天好像涉及到人之起源的秘密,不过我素来觉得这和神话般无稽,并没有深究下去。”



    单飞得夜星沉提醒,霍然想到了什么,“我倒是略有所知。”望见单鹏期待的目光,单飞解释道:“世人对自身的起源一直不解,曾经做过诸多的推测。西方说神用了七天的时间创造了这个世界,如今看来并无可能。而中原说是女娲造人,多少也有些杜撰。而释迦那教对人之起源也有个传说,他们说人类的祖先本是来自光音天……”



    咽了下唾沫,单飞搜寻脑海中人类起源的各种假设,“他们说光音天里住的都是天人,其中的天人不用言语,只是口吐光芒就能让彼此明白自己的想法。当初人世间很是光洁,光音天福报将尽的天人内心浮躁,被人世景象吸引,这才降落到人世间,等他们饮完人世的泉水、吃了世间的食物,就变得浑浊起来,这才停留在世间繁衍。”



    夜星沉听的嗔目结舌,倒不想单飞的学识渊博如此。



    单飞继续道:“都说光音天的天人本来身体轻盈,不过自迷恋世间后,这才混沌的再也无法回转故里。释迦有言,只要世人勤奋加持修行,还可能回转光音天!”见单鹏不语,单飞略有尴尬,搔搔头道:“如今想来,传说应只有星点真相,早被世俗扭曲,可光音天难道真是人世间的起源?”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