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霸道宠臣:女王要赖婚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406章 尘封历史 传说

更新时间:2017-09-13
黑夜之中,一队人马悄悄前行着,北魄国以南一片绵延的丛林,一条条小茎铺满落叶,马车在黑暗之中发出不规则的声音,更衬得四周静谧。

  这片丛林正是当日岑九念醒来之处,并且找了一个月也没有找到出路的地方,此刻,几名侍卫已经飞快地在队伍前方,先一步探好路径,来回奔波着指引路径。

  “就是这条路?”马车之中,三王爵低沉的声音带着疑问,看了一眼已经走了一天的丛林。

  “三王爵,这里与日落国交界,这片丛林过去就是席海之岸,当初岑王族选择日落国并不是落魄成如此,而是有意为之。”一旁一个声音小心翼翼地说着,声音苍老似乎还受着很重的伤,但是说话之之时,尤其是提到岑王族,提到日落国,咬字变重,更有一股仇恨夹杂在里头。

  三王爵听此言,有些相信。毕竟这岑王族先前也是六大古王族之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岑王族不可能一下子就落到如此境地,况且岑王族曾经是掌管圣兽,所以,卫家提供的消息有可信的地方。

  并且,从启桑国的动作,更加辅正了卫家的说法,启桑国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他三王爵却是知道的,并且启桑国与岑王族关系非凡,因此知道这个秘密也是无可厚非的。

  一望无际的蒲苇丛林中央,一个木制的高高的塔台耸立在满眼绿色之中,让身处芦苇中的人一眼就能够看到这个塔台。

  植郡守先前搭建这座塔台的意思是为了防范野兽的侵犯,虽然说,这席海之岸,只有这与日落国边界不远处,有一座龙尾山,但整个龙尾山绝不算是高山,若是放在北隅那些连绵耸拔的高山里,只能被称为大土丘。

  然而这样一个龙尾山,却的确有野兽存在,最常见的是一种长着长长的獠牙的野猪,在村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了食物之后,或者地面突然现出一个巨大的深坑之后,植郡守这才搭建起了这样一个塔台,并且安排村民夜间值守,一有风吹草动,就敲响铜锣。

  塔台四周的木制房屋都是龙尾山上的木材一笔一笔搭建而成了,六百多人,用了将近十个月的时间,终于在席海之岸的这片土地上搭建出了八十余间简易的房屋,虽然简易,却有了真正遮风挡雨的地方。国师大人请滚开

  而此刻,这个曾经给齐凉郡的难民带来了一丝安定感觉的地方,却是重兵把守,一排黑衣人把守在外围一圈一人高的粗壮木头围成的栅栏外,每隔十米,就站着一个人,要想混进去几乎没有任何的可能性。

  不远处的蒲苇丛中,岑九念远远地看着前面不远处的栅栏,正在想办法怎么混进去之际,之间大门处,十余名侍卫飞快地跑了出来,身体笔直地站在大门两侧,像是迎接着什么重要的人物。

  岑九念见此,决定先按兵不动,等看看究竟等的是什么人后再动手也不迟。

  然而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那站在风中的黑衣侍卫,完全没有任何表情,依旧犹如一根木桩一样插在了泥土之中一样。

  而距离席海之岸还有一段距离的小路上,一辆宽大的马车却陷进了泥淖之中,十余名黑衣侍卫正在竭尽全力地将陷进去的车轮从泥淖中推出来,可是,怎奈这马车实在太大,而且这相间小路狭窄泥泞。

  马车之内却不合时宜地传来欢笑声,男子微哑磁性的声音就算是马车外一头是汗的侍卫们,也觉得没了怨言。

  “城主,请喝水。”男子的声音没有卑微谦恭地讨好,而是带着淡淡的冷漠,水壶里的水,也只是普通的茶水,甚至连茶叶也不是新放的,只是,男子微微地将重新添进去的水凉了凉,这才递给了主位上的人。

  任谁都知道,这是启桑最大的城主,启桑国主的亲妹妹新娶的城主夫人,启桑城尉大人的三公子——回川。

  多少人认为,这回川公主这一颗白白的大白菜被猪拱了,这些年,被荔城城主拱过的白菜太多了,虽然,这个三公子是城主明媒正娶的“夫人”,可是,整个启桑朝都,十人便有九人不看好这桩婚事的,甚至暗地里,已经开始下了赌注,这个三公子只怕是守不住城主半个月的新。勾心萌妻:腹黑小叔,Stop

  然后一个月过去了,于是所有人断定,你看,不出两个月,原先的荔城城主铁定就回来了,必定那么多遣散出去的旧情人还是不是来城主府哭闹、偶遇这么一两回。

  然后两个月过去了,却发生了一件大事,荔城城主竟然带着城主夫人离开了启桑朝都,说是消暑散心去了。

  看好戏的人顿时急了,可是哪里敢去拦这个荔城城主,国主的亲妹妹,地生学院院主的亲传弟子。

  视线回到马车内,那半明半暗的车厢之中,男子的脸被遮了阳光,也看不出精致绝美的五官,只看那侧脸,不坚硬不圆润,一切都恰到好处。

  男子此刻端着一碗茶,有些犹豫是不是该放下,毕竟城主也没应声,这应该是此刻不需要喝茶的。

  于是男子正准备放下,手中的茶却被端走了,主位上的人抿了一口,随即又放下。

  “回川,你应该知道,本王不喜欢这么淡的茶,为何多放一些。”马车内传出来的声音谈不上恼怒,也绝不是高兴,让马车外的侍卫经神紧绷了起来,手中的活也赶紧利落起来,割来的杂草填在了泥坑之中。

  “淡茶对身体好。”男子的声音同样不喜不怒,甚至不卑不吭,话声未落,一只手已经绕过他颈脖,轻轻一拽,男子本能地想躲,可是主位之上的人哪里给他多的机会,下一刻,白瓷如玉的茶杯已经到了男子的嘴边。

  “既然对身体好,那么回川多喝一点。”说着就将茶杯朝着男子的唇边移去,也不管这茶杯先前她已经喝了一口,男子就不过,只能张开口,抿了一口。

  主位上的人似乎还不想放过,男子不得不再次张口,一杯茶尽数喝进了肚子里,对方这才满意地放手,收回的手指滑过男子的脸颊,瓷滑如玉般让人离不开手,女子似乎也感觉到这一般美好,片刻之后才离开手,而身形又朝着男子靠近一步。

  “回川,你说为什么,本王还是没有厌烦你?”女子的声音低沉,暗红色的衣袖在马车内干净得没有一丝灰尘的地板上划过,身形已经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