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CA88登录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237章 絮絮叨叨

更新时间:2017-09-13
“不!”金浪果断的拒绝,“金氏家族是否承认我,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怎么把金氏家族搞垮,或者把金氏家族的产业弄到我名下,我要的就是这些。”

  “恐怕不是吧?”范冰晶玩味一笑,“不然,夜殇怎么会不表态跟你合作?”

  “那是他过于自负,以为依靠他个人能力就能完成他向要做的事。”

  “没错,我儿子是自负,但他有这个资本。”

  “这么说,冰晶夫人,你是不愿意跟我一起合作咯?”

  “小子,别忘了,一开始就是我建议你和夜殇合作了,怎么到了现在,在你看来,就是我不愿意跟你合作?”

  金浪撇撇嘴,说,“你站在夜殇那一边,就已经说明了你的态度。”

  “好吧,我们是否要合作,要怎么合作,现在都还只是构想当中,你我回去都想想,看看我们能在哪方面携手合作会有双赢的效果?”

  “也好,知道冰晶夫人对我有这份心,我就心中有数了,但是夜殇那边,你还得替我多说些好话,最近这段时间,夜殇对我误解不少。”

  范冰晶挑眉,“你的意思是说,自从他认识蓝草以来,就变化很大?”

  “可以这么说。”金浪想了想,说,“冰晶夫人,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夜殇已经爱上蓝草了,你觉得他们这样的关系发展下去,对你们重新执掌凤凰岛合适吗?一旦那一天来临,蓝草可是要被牺牲的啊,更何况,爱上一个杀死自己父母和弟弟的仇人的女儿,夜殇真的会跟她过一辈子吗?我看可能性不大吧,别忘了,一旦蓝草的身份公开,让凤凰岛上那些个家族知道了,她怕是会成为众人竞抢的宝物了。”

  金浪这些年,对凤凰岛上的政治和经济生态研究得很透彻,当然也包括二十多年前凤凰岛上发生的一些列足以改变这个小岛命运的事件。

  其中最为关键的事件是,身为凤凰岛的美丽岛主凤女和情郎私奔,让整个凤凰岛几乎破产崩溃,并且产生了长达多年的大动荡。

  这一切,都是凤女的错。

  蓝草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些,一旦她知道了,并且去了凤凰岛,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惩罚,还是夹道欢迎?一言通天

  不管怎样,那个岛上发生的一切,估计吓都能把蓝草给吓死。

  而最终把蓝草带入这个一下地狱,一下天堂的地方的人,就是夜殇。

  范冰晶惊讶与金浪对凤凰岛的了解,对他提出的各种问题也深感忧虑。

  当然,也对把金浪拉拢过来,和夜殇成为真正的合作伙伴而深感兴趣!

  ……

  青云岛

  “汪汪汪!”

  小狗的叫唤声此起彼伏,各种欢乐嬉闹的意味让人听着就心情舒畅。

  看来,又是他们的岛主夫人在和小狗嬉闹玩耍了。

  路过岛上唯一一条小河流的渔民们看着在河水里嬉戏的一人一狗,纷纷会心一笑。

  “曾老,看到了吧,我们夜少的女朋友很活泼好动呢,你不觉得她跟经常顶着一张冷酷脸的夜少很相配吗?”有人笑着问随行人群里的老者。

  被叫曾老的老者,今年八十岁了,是岛上最年长的渔民了,见证着青云岛从岛上只有十来个渔民,然后一年年开枝散叶,最后发展到如今岛上有了两百三十个岛民了。

  虽然曾老已经八十岁,但他的身体硬朗,还能单独驾船出海捕鱼呢。

  夜殇和这个小丫头配不配?

  曾老可不好说,毕竟他一把年纪了,也不曾懂男女之情啊。

  “曾老,你说,夜少真的娶了这个黄毛丫头?”有人笑着问。

  “什么黄毛丫头?没规矩!小子,记得见到她,要喊蓝小姐!”

  “这也不妥吧,蓝小姐自己都表态,说喜欢我们喊她岛主夫人。”

  “那你就喊她岛主夫人吧,反正我们这个岛也就是属于人家吴家的。”曾老说说完,就快步往海滩方向去了,“大家都散了吧,别围观人家一个小姑娘和小狗戏水,这样很不厚道。”

  众人见状,也纷纷跟着曾老离去。

  “有蓝小姐在岛上,岛上欢乐声多了很多,真希望她和夜少能永远留下来。”妻凭夫贵

  “怎么可能永远留下来呢?夜少可是个大忙人,满世界跑的。”

  “那就让他们生下小孩,把小孩留在这里,我们替他们夫妇抚养。”

  “我的西西傻大姐啊,你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家的小孩,人家舍得离开自己的手心窝吗?”

  “呵呵,也是。不过,我有预感,蓝小姐肚子里有小孩了,嘿嘿,这些我们家悦悦和彬彬可有玩伴了。”那个被叫做西西傻大姐的嘿嘿笑。

  西西三十多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老公也是岛上土生土长的,一家人日子过得幸福得很。

  这些天,因为儿女突然喜欢上了岛上的新住民蓝草,两个小家伙整天腻歪着蓝草,听她将小岛外面的故事,回到家里,就又重复给他们夫妇听,弄得西西对蓝草好奇不已。

  之后,她见到了蓝草,觉得这个女孩儿特别友善,特别招小孩子喜欢呢。

  这么好的女孩儿,西西当然希望她能留在青云岛了。

  “喂,西西妹子,你可不要乱说啊。”另一个女子提醒道。

  “怀孕的事,就算是乱说,也是好事啊,有什么不能说的。”

  “总之,叫你不要乱说就是了,怀不怀孕,那是人家老板和老板娘的隐私,你要是敢在岛上大肆宣扬的话,要是被夜少听到了,你可就尴尬了。”

  “好好,你提醒得是,我不再说蓝小姐有可能怀孕这件事了。”

  “瞧你,又在说怀孕两个字了不是?”

  “你不也说了吗?”

  “呵呵,也是哦。”

  被众人议论的蓝草,此刻正在小河里跟一只桀骜不顺的小狗战斗着。

  “小八,乖乖的,我帮你洗澡,看你,满身都是泥浆,也不知道你去哪野回来,满身脏兮兮的,不把你洗白白,今晚你别想和我睡在同一个房间里。”

  蓝草使劲拽着扭动不止,不愿意配合洗澡的小家伙,絮絮叨叨的。